雨下大了

日本語を勉强しています

【家庭教师】cancer

第三章   狂野之岚

三十一 兵分三路

清一色漆黑轿车此时正行驶在一条乡间公路上。
中间的一辆,车头飘扬的小旗上,印着由子弹、盾牌与贝壳组成的纹章。毫无疑问,这正是彭格列首领的座驾。
车队忽然停了下来。前方的道路被炸断了。
一名黑衣男子从旁边树林中探出了半个身子,摘下墨镜,顺了一下他火红色的头发,看了下车队。彭格列的警卫车辆中顿时钻出几十名战斗员,手持武器,摆开阵势。
“彭格列十世就靠着这些杂兵保护吗……”男子打了一个呵欠,旋即背靠着树躺了下来,“真是无聊,白兰大人居然会派我来做这么无聊的任务。”
战斗员立刻火力全开,铺天盖地的倾泻到男子身边。可那些子弹根本无法接近男子便自行消失了。战斗员们面面相觑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
“啊……”红发男子又打了个常常的呵欠,站起身道:“就这样吗?那轮到我了!”说着一个箭步冲了过来,红色的死气炎凝聚在他的肩膀与手臂,以压倒性的冲击力冲向彭格列十世的座驾。战斗员的子弹根本无法接近男子,反倒是被死气炎波及到的人,出现了身体上的伤害,皮肤出血,紧接而来的是灼烧感。
“彭格列十世,再不出来,这车就要变成你的棺椁了,就像某个剧本里写好的那样。”
忽然,车门被踢开了,又是一道红色的光芒冲了出来,两股巨大的死气炎撞击在一起,形成了威力巨大的冲击波,一时间飞沙走石,巨大的炎压将两边的树叶全部吹散,战斗员被迫伏地躲避。

“你上当了。十代目可不在这里,在这里的,是 死神。”车内冲出的人身穿黑色西装,红色衬衫,一头银发在气浪带动下四散飘逸,碧绿的眼睛中透射出无可阻挡的气势。他用单手接住了袭击者的攻击。

“啊,原来是‘彭格列左右手’,狱寺隼人啊。好久不见了呢。”红发男子笑着露出犬齿。
“六弔花的石榴。真高兴在七年之后能再把你痛扁一顿。只是这次,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。”狱寺面无表情,有的只是杀气。
两人以死气炎撞击,各自退后几步。石榴发现自己的手腕有些发麻,细细一看,是岚的死气炎在啃食自己的身体,还流了些血。“实力见涨啊,狱寺隼人。不过,今时今日,我可是早就拥有了那种力量了……”石榴舔了一下手腕上的血,面露狰狞。
“不就是修罗开匣这种老把戏吗……”狱寺毫发无损,此刻他身后的干部正在指挥战斗员清扫场地,准备打一场硬仗。
“哈哈哈哈。修罗开匣?这种老掉牙的东西,早就被抛弃了。”
“不如让我见识一下,说不定还能让我稍微认真一点。”狱寺说着,右手握住了岚之腰带的徽记处。一头巨大的岚豹从VG中被释放出来,对着石榴低沉怒吼着。狱寺抓挠着豹子颈部的毛,低声道:“老伙计,大干一场吧。”
石榴的身后,出现了数十荷枪实弹的杰索战斗员,双方在狭长的林间公路上,即将展开一场大战。

艾斯特拉涅欧家族所在地埃博利的另一侧。
彭格列的警卫车已经被摧毁了数辆,此时首领的座车正艰难行驶在颠簸的山路上,还要躲避着后方密集的子弹乃至榴弹。
库洛姆?髑髅站在不远处,手握三叉戟,一方面隐藏自己的身形与死气炎,另一方面制造着复杂的幻觉,引诱着杰索的铃兰、桔梗在蜿蜒的小路上追赶那辆根本不存在的彭格列首领车。
“Boss,一定要尽快啊。幻觉太过复杂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穿帮。”库洛姆紧张地思索着。
“女人,你的力量……太弱了。”一个声音在库洛姆耳畔浮现。
“谁!”库洛姆乱了气息,幻觉出现了不稳定的迹象。
一张猩红的面具出现在库洛姆眼前不到一寸的地方,她吓得尖叫起来,不由得倒退了好几步,“狼毒!”
“真不把六弔花放在眼里啊,女人。”狼毒忽然发动了反制幻术,两股雾炎发生了缠斗,而后相互湮灭。彭格列的车辆、人员全部消散了。
更让库洛姆难以置信的是,连带桔梗、铃兰在内的追兵也全部消失不见。“……敌人是你制造的幻术?”
“女人,接受你的命运吧。”狼毒甩起长袍展开了身姿,抖出身后的翅膀。

与此同时,彭格列十世与他的雷之守护者共坐一辆不起眼的车,混杂在城际公路的车流之中。
“彭格列……”蓝波忽然发声了。
“怎么了?”
“一平……她……最近……”蓝波支支吾吾地问自己的首领。
纲吉莞尔一笑,“亲爱的蓝波,圈里人都说,你是把名利场与交际场当作风月场的人。说说看,你都和多少名媛千金有过瓜葛了,怎么突然念叨起一平来了?”
“……彭格列,一平她不适合呆在瓦利亚。就算蓝波大人求你了,把一平调到总部来吧……”
纲吉沉默了。
蓝波立刻察觉到了首领的异样。他忽然有些惶恐,尚未来得及道歉,纲吉温柔的声音又从他身后传来,“蓝波,对不起。加入瓦利亚,是一平自己的意愿。要知道……过去数年,她一直想要加入云部,被我否了好多次。瓦利亚正好出现了雨干部的空缺,所以……”
蓝波尴尬地笑了笑,“我只是随口一说……”
“我答应你,等我忙完这阵,就去跟Xanxus交涉,把一平调回来。好吗?”纲吉望着窗外的告示牌,转移了话题,“蓝波,你知道艾斯特拉涅欧到底发生了什么吗?”
“我没法猜啊……这个家族就算在黑手党界都臭名昭著,我从小就听波维诺六世说起他们进行人体改造制造出的种种惨案。”
纲吉支起下巴,靠在车窗,“自从骸跟随我来到巴勒莫,艾斯特拉涅欧就进入了极为癫狂的状态。这是属于他的复仇,我无法阻止,也不想阻止。”
“那个变……六道先生,对艾斯特拉涅欧发动了精神攻击吗?真可怕……”
“是。持续十年的噩梦。在这个世界上,很少有人能抵抗骸的精神攻势。骸也因此几乎无法抽出精力来处理雾部事务。好在,我还有一名雾守。”纲吉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“我不是很明白,为什么要和这个家族结盟呢?这大概是所有人的疑问,包括拉尔大姐,包括混帐狱寺。”
“其实我不是去请求结盟的。蓝波,我们的世界,即将发生一件翻天覆地的大事。但即便是山本管理下的雨部日夜不停地打探消息,都很难找到蛛丝马迹。而艾斯特拉涅欧,则是唯一可能与之相关的非敌对家族。”
“那为什么要现在才去找他们呢?”蓝波表示纲吉的思维展开太过于跳跃,他完全跟不上。
“我已经说了,他们为了躲避骸的迫害,早已隐姓埋名。这次,是他们通过长老院主动联系了我,寻求庇护。”纲吉紧了紧领带,抬起眼眉,“我们到了。

埃博利郊区某处不起眼的庄园。
身着黑色西服的一行三人,敲开了庄园的大门。
“你们是……”
“彭格列的使者。”走在最前方的人略微摘下了帽子,露出深黄色的头发,面露深沉的笑意。
“是彭格列十世吗?”门后的人,向着来者行礼。
沢田纲吉微微摆手。身边的蓝波看着庄园中那一派宁静景象,不由得怀疑起关于这个小家族的种种传闻。
“我是沢田纲吉。博帕尔先生呢?”
“Boss在后院整理杂物。您请跟我来。”
自称博帕尔的男人,此刻褪去了白大褂,露出做工考究的条纹西服,坐在会客厅中。茶几上摆下了咖啡与甜品。蓝波伸手想要去拿,却被纲吉微阴的表情制止了。
一阵寒暄之后,沢田纲吉亮明了来意。
博帕尔爽朗地大笑起来,旋即对结盟细则表现出浓厚的兴趣。他邀请沢田纲吉去看一下他们研制的各种特殊武器。纲吉点头答应了。
在博帕尔的陪同下,彭格列的人来到了庄园地下的实验室。纲吉被带领着走进了实验室,而蓝波与大空部属员则被拦在了外面。蓝波表示了抗议,他是守护者之一,必须贴身跟随。在纲吉的交涉之下,蓝波也被放了进来,司机则返回地面,在外面等待。
实验室内,是各式各样的武器。有些看起来,不像是武器,更像是防具,如一些防毒面具般的装备,还有一些外部骨骼装置。纲吉在静静聆听着博帕尔的介绍。
“这个是封禁弹。”博帕尔捏住一颗黑色的子弹,“是针对特殊能力者使用的武器。被击中后,人会短时间内无法使用死气炎。”
蓝波微闭双眼盯博帕尔手中的子弹,露出不解的神色。
“这个是扩散弹。”博帕尔又抓出一把小钢珠一样的子弹,“这项技术早于十年前,就已经转给了贵家族,是您的左右手来签的协议。”
纲吉微微点头。这种会自行分解成高爆气体的危险子弹,经由强尼二精心调试,已经被狱寺隼人改造成为他武器系统的一部分,就是凭借着这种惊人的无差别破坏力,狱寺隼人在黑金战争中表现出了无人可匹的实力。但由于其极差的稳定性与可控性并伴随极高的事故率,除却狱寺隼人这样的炸弹专家外,扩散弹在彭格列内部被严格禁止使用。
“这个是热稳贴片。”博帕尔又抓起一些花纹奇特的金属片,轻软如蝉翼般从他的指缝中漏出,稀里哗啦地掉回储物箱中,“对于一般强度的死气炎有较好的防护作用。另一方面,如果植入皮下,再植入相应的芯片的话,普通人也可以对死气炎产生一定的抗性。”
纲吉褐色眼瞳中不由自主地露出厌恶的神情。
走马观花看了一圈,博帕尔又邀请四人前往最核心的实验室。
纲吉冷笑道:“我听闻贵家族一直在进行人体试验与人体改造。核心实验室里的东西,我不想看到。我只是想就此事向阁下请教一些问题。”
博帕尔笑了:“沢田纲吉先生,您既然诚心诚意来到我们艾斯特拉涅欧家族寻求帮助,我也会把一切告诉您。人体试验这种事情,我们的技术已经转给了其他人,就像把扩散弹转给了贵家族一样。”
纲吉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,眉间骤然收紧。他要的就是这个答案。
对方却只露出深邃的笑容,似乎看穿了纲吉的意图,所以,博帕尔并没有接话。
纲吉收起了不自然的表情,朗声博帕尔道:“既然如此,我不妨前去看看。”

缓步走在狭长的地下通道中,纲吉始终在沉静等待着博帕尔说出那个答案。他旁敲侧击道:“博帕尔先生,就我所知,艾斯特拉涅欧家族有着如此先进的技术,为何不降他们用于家族的发展壮大上?”
“沢田先生,您真会开玩笑。”博帕尔在前面带着路,一同行走的还有他的贴身保镖,“恕我冒昧,您身居高位,或许我等小家族在黑色世界底层的挣扎,并不入您的法眼。对我而言,黑手党世界唯一的法则,不是什么‘缄默法则’,而是生存。如果生存不下去,谈什么发展与壮大呢。而那个可怕的男人……用他肮脏的手段,折磨了我们整个家族长达十年之久……”
“无用的技术……吗?”纲吉停下了脚步,反诘道,“黑手党中会使用死气炎的人少之有少,而惯常使用火焰的只有各大家族的高级干部,尤以彭格列、吉留涅罗与杰索最为出名。阁下的研究居然自始至终不离死气炎,是否曲高和寡了一点。”
“沢田先生会这么认为也是情理之中。我们只能在其他家族不想染指的地方寻找一块可以栖息的空地而已。”博帕尔继续往前走着,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。“对了,沢田先生为何会选择亲自前来?在鄙人的印象中,彭格列的首领极少在世人面前显露自己的真身。毕竟是里世界的王者,身份显赫,不要说是对我们这种小家族,即便是在吉留涅罗这样的大家族会面,或者对马尔科这样的同盟家族,乃至与军政要员的洽谈,都不会亲自前往。”
沢田纲吉顿了顿,又道:“阁下认为,我不是真的沢田纲吉?”
“我人微言轻,绝对不敢妄言。”博帕尔说着,走到了一扇生锈的铁门前,扫描了自己的虹膜。“我们到了,沢田先生。”
纲吉抚摸着右手上的彭格列齿轮,款走进实验室,四下张望。蓝波紧随其后,寸步不离。
令彭格列十世惊讶的是,室内空无一物。偌大的实验室,只看得到那些被废弃掉的管道残骸,以及已经褪色的斑斑血迹。“这……这里就是实验室?” 正说话间身后的门关上了。
“没错,沢田先生。”博帕尔回转身,摘下手套。他的右手有明显的缝合痕迹。
蓝波挡在纲吉面前,戴上了雷之VG头盔。

 
 

-TBC-
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