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下大了

日本語を勉强しています

『家庭教师』cancer

第一章   阴郁之雨

九 胧夜

“对不起,首领正在开会。除岚守大人外,闲杂人等均不得进入大空特区。”塔梅里克依旧站得笔直,手势与言辞表示出明确的拒绝。
山本武环顾四周,所有官邸都大门紧闭,只有雷守特区开着一条缝。大空特区两侧过道上密密麻麻则站满了侍卫。他用竹刀短促地敲打自己的肩胛,打了个哈哈,“嘛,我是雨守,也是近侍之一,不算闲杂人等吧。” 
“对不起,雨守大人,首领特意下达指示,雨守大人不得入内。”
“……”山本有些郁闷,纲这是怎么了。“算了算了。塔梅里克先生,首领开完会,麻烦喊我一声。”他斜靠在雾之特区的墙壁上,抱起竹刀,闭目养神。
“是的,大人。”塔梅里克行了个礼。他很清楚山本武这句不过是客套话。以他的直觉与敏锐,别说是首领开完会从特区走出来,哪怕是飞只苍蝇进去,他都会立刻睁眼。
山本武自己都没想到,这一等就到了晚上。眼看月已高悬,可大空特区的门依然紧闭。纲不会出事了吧……山本下意识地怀疑。嗐,怎么会,纲是如此强大而坚忍的人,更别说,另一近侍在寸步不离地贴身保护着纲。估计,是事情过于庞杂。确实,期间还有三次,巴吉尔送了些文件进去。
山本这才意识到雨部还有事情要处理,整整一天没有与下属联络了,雨部的事情在六部里是出了名的繁杂。可眼下自己有些头晕眼花,毕竟从前天开始就没吃过像样东西,只在昨天的飞行途中极为不舒服地打了个盹。想到这里,他把竹刀横架在肩膀上,往楼梯方向走去。
云之特区那厚重的木门毫无征兆地打开了。
山本几乎是条件反射般面露凶色,将剑持在左手,摒息凝神,怒目朝向黑黢黢的云之特区门洞。
云雀感觉到强烈的杀气,略有迟疑,却依旧不着痕迹地轻哼一声。
“有事吗!”山本的声音低沉中蕴含着愤懑,有如火山爆发前大地的悲鸣。
“我对弱者没兴趣。”狭长的凤眸,冰蓝的虹膜,如诡谲的万华镜,折射出的除了傲视一切的自信与强大,还有面前山本脆弱的倒影。
“我劝你别想搞什么小动作。上一次,我用刀背放你一马,不过不会有下一次了。”山本毫不客气地威胁道。
“哇哦。这么说话,真让我受用。”云雀并不想多搭理这位雨守,他独自走到栏杆边,望着大空特区,微微翘起嘴角,似乎沉溺在某种令人中毒的回忆之中。“没被打服帖吗?”
即便立于微醺的夜岚中,山本周身皮肤体察到的却是滚烫热油浇淋而下的刺痛。有些事,大脑会忘记,但身体不会。冷汗,如深暗梦境中的鬼魅,毫无知觉又深刻如斯地在额角渗出,继而流淌过他刚毅的眉梢。
“我只认可值得认可的东西,也只贯彻自己的正义。首领,家族,羁绊,只有我承认时,才有意义。”微风拂过,云雀的短发有些晃动。
“我会盯紧你的。”仅仅是言语来往,未见唇枪舌剑,却如历经生死搏杀,转而已经是冷汗涔涔。山本很清楚,自己又一次败了,面对纲最强大的守护者,自己终究是有着某种心理阴影。他不甘地收起竹刀,悻悻碎步下楼。方至中庭,又听到楼上传来云雀沉稳到令人压抑的声音。
“我在并盛中学的屋顶,看着你打了三年棒球,就像现在这样俯视着你,关注着你的每次失败与每次胜利。我很想承认你对力量及胜利的执着。那时候的你虽然还是只草食动物,但也远比现在的‘冥武者’强大。”
“不必将你的那套强加在我身上,我从来不是为了挑战更强大的人而活,我只想静静守着他。你觉得你是胜利者,是能不断打败强者的王者,那便是了,无所谓;你要玩你的孤傲,秀你的实力,也无所谓;对于家族事务跟进也好,阻挠也罢,我都不在乎。但你只要再敢对纲露出你的利爪……”山本抬头仰望云雀,眼中露出莹绿色的不祥色彩,“我就亲手把你的翅膀扯断,不惜一切代价。”

“部长大人。请您上车。”罗格毕恭毕敬地在轿车旁等着山本。此时已过十点,不远处的海面在月光照耀下泛起粼粼波光。山本站在总部大门口,享受着这难得的清净。
耳机中传来机要秘书那熟悉的声音,“部长大人,自称朝利组的人求见。”
山本皱了皱眉,回话中满是烦躁,“我早说过不想跟他们再有任何来往。让他们赶紧滚。”
“是的,部长大人。”
山本重重叹了口气,紧握的右拳指关节嘎吱作响。尚未来得及盘桓心中那些挥之不去的念头,直觉却迫使他举目望去,却见不远处漆黑的车队开着单侧车灯驶入总部,中间那辆的车头还有意大利国旗在飘扬。
“政府的人?……不对。”山本示意手下不要轻举妄动,便径自迎了过去。
车整齐地停于坡道下方,无数身着深灰西服者从多辆车内一涌而来,于四十九级阶梯两侧隔出密不透风的人墙。
“呐,是门外顾问到了吗?”山本快走两步,可身边立刻围起五六人,用枪指着他。
“门外顾问首领,你的人真是不懂得与别人融洽相处的方法啊。”山本停住脚步,并没有扔下武器的意思。
居中那辆车的车门被从属官打开,一名身披斗篷的女子走了出来。两边的车也陆续下来四人,长风衣下的西装革履显得有些不合时宜。
女子走到山本近前,摘下护目镜,抬头瞪了眼跟前的守护者,“我还在想是谁那么大胆子,没头没脑直接冲了进来。原来是沢田最没用的手下。”
“什么嘛,说话也太刻薄了,拉尔。”山本笑嘻嘻地顶了一句。
拉尔?米尔其,现任彭格列门外顾问首领。沢田纲吉上任后,沢田家光便顺理成章退出门外顾问组织,由最为年长也最为精干的拉尔?米尔其接任首领一职。巴吉尔则加入了彭格列家族,成为秘书处的秘书长,直接统筹各项内务,并兼任沢田纲吉的机要秘书。可余下诸名高级干部,却卷入了某起事件中。这件事,就山本所知,是连纲都无法窥透其间种种的“黑色”级事件。
“小鬼,找我有事?守护者无权讯问门外顾问组织,即便是近侍也不例外。我直接对彭格列家族及沢田负责。”拉尔别过脸去,露出腮侧的伤痕。
“别小鬼小鬼的,你我看起来年纪也差不了多少。你喊我小鬼,不怕暴露真实年龄吗?”山本依旧摆出那副人畜无害的表情。
“……沢田在等我,我没工夫跟你开这种玩笑。”拉尔戴上了护目镜,身后的四名门外顾问组织高级干部也快步跟了上来,有些迟疑地看着山本武。
“需要我矫正你们打招呼的方式吗?”山本忽然变了眼神,眼瞳闪出莹绿色的凶光,在晦暗灯光的映照下如恶狼一般,可怕的杀气仿佛万箭齐发贯穿全身,围住他的门外顾问警卫不由得四肢颤抖,纷纷后退,甚至有几人丢下了手中的枪械。
“胆子越来越大了,山本武!你想让我向沢田提议关你禁闭吗?攻击门外顾问,罪行都够得上家法处置了!”拉尔朗声威胁道。说实话,刚才那一瞬间她自己都差点慌了神。
“有哪个黑手党人喜欢被别人用枪顶住呢?那毕竟是不经过你同意就可以夺走你生命的东西。”山本表演了一秒钟变脸,又挠着头笑了起来,“不过你的部下倒反应挺快,不管是保护他们的首领,还是保护他们自己,总能在最短时间内作出最正确的判断。好厉害!”
“就你这样冲击门外顾问首领,他们随时可以要你的命。”
“啊哈哈。我学的怎么样,语气温和的讽刺法。这不是Comsubin的必修课吗?”山本笑得更开心了。
拉尔哭笑不得。所有守护者里她最搞不懂的就是雨守,她知道狱寺隼人脾气急躁,蓝波?波维诺性格懒散,笹川了平直来直去,云雀恭弥桀骜孤高,六道骸则是个千真万确不折不扣童叟无欺如假包换的大变态。唯独山本武,也不知他天生少根筋,还是神经病,或者说多重人格:有时候严肃板起的脸能摔死苍蝇,忽然就又开始继续那莫名其妙自娱自乐的蠢笑,只有偶然间现出的锐利眼神才能将他和世人所敬畏的“冥武者”挂钩。
“嘛嘛,说到Comsubin,可乐尼洛他现在还好吧。”
“啊,他啊。哼。”拉尔的嘴角微微上扬,“好的很。又跑去部队了,依旧当他的教官,前几年还升任了NATO的少将。当兵当傻了,一天不摸枪就浑身不舒服。”
“时常不回家的话,你在家里也放些枪啊炮的给他玩,不就行了?”
“我放了。每次他回来,我都要仔细考虑用哪柄枪痛揍他一顿。”
山本的嘴角不自觉抽搐了两下。看来可乐尼洛的婚后生活还是一团乱麻。他又看了眼拉尔身后的四名高级干部,凑近拉尔低声问道:“那个人,还不能出来吗?”
拉尔忽然警觉起来,她扬起左手,用藏在袖口中的武器对准山本的侧脸,再次发出威胁,“我奉劝你不该问的不要乱问,山本武!”
“啊哈哈……抱歉抱歉。这一晃你我也两三年没见面了,所以特意过来打个招呼。毕竟这么多年来,一直受你的照顾啊,拉尔大姐。”
“我不记得照顾过你。要谢就去谢Reborn。”拉尔说完这句话,便一扯斗篷,头也不回地朝里走去。



---TBC---
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