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下大了

日本語を勉强しています

『家庭教师』cancer

第二章   晴天惊雷

十七 迟来的忏悔

Reborn再次习惯性压低帽檐,快步走出大空特区,旋即察觉自己被一柄冒着红色死气炎的小型炮管给瞄准了。
“好久不见啊,Reborn。”熊熊燃烧的岚之炎,映照出狱寺隼人咬牙切齿的面容。
“Chaos。小猫咪的爪子还不够锋利,即便挠到人都不痛不痒。”
“咻”的一声,巨大的红色死气炎光束喷薄而出,伴随着的是Reborn枪中子弹同时发射而出。高纯岚之炎被子弹偏折,直接打穿了不远处雷守特区前的屋檐,吓得蓝波从房间里跑了出来。
纲吉第一时间疾步走来,见狱寺正迅速往炮管中装填大量弹药,赶紧冲过去一把拉住赤炎之矢,略带责备地对狱寺道:“隼人,Reborn是来帮我的。你不要这么敌视他。”
“对不起十代目,一想到死去的姐姐我就忍不住……”碧色眼瞳噙满泪水;而今日多年好友战死在外,更加剧了狱寺这一情绪。
Reborn斜眼瞥了眼狱寺,用他独特的嗓音嘲笑道:“你姐姐是你害死的。山本武的死也有你一份。”
“你说什么!”狱寺眼神陡变,浑身冒出亮红色死气炎,好似被激怒的猫将毛发倒竖起来。岚之特区的屋檐与栏杆在高纯岚炎烘烤下开始剥离,逐渐裂解,迅速腐朽。
“隼人,冷静一点!”纲吉虽然维持着首领的冷静与威严,可脸上依然浮现出不安与惊恐。山本的死给他与狱寺的的打击都太大了,他生怕狱寺再惹出什么事端。他扭过脸去朝着自己的老师迅速一摆手。
“真是顽劣的学生,刚才哭着求我留下来,现在又赶我走。Arrivederci.”说着,Reborn一跃而起,列恩化作滑翔翼载着主人飞向漆黑深邃的夜幕。
雨,依然在不断下着,斜风如魔术师的手,在赭色帷幕下肆意摆弄着银丝的朝向,仿佛编织着一张细密罗网,将远处的光影遮断,将网眼笼罩下惶恐的心尽数收罗,然后勒紧,直至绞碎。
岚之腰带毫无征兆地解除了战斗模式,狱寺隼人紧闭那对浅绿的双眼,两行清亮的泪水从脸颊无声滑落,一直高度紧绷的神经如送走箭支的弓弦般骤然松弛,继而出现休克反应,直直往后倒去,纲吉赶紧扶住了他,架住他回到大空特区;回头瞅见看见蓝波正一脸无助地望着他,便伸出手,温柔抚摸蓝波那头乱糟糟的卷毛,笑道:“不用怕,进来吧。”

狱寺瘫坐在椅子中,半晌才缓过来。纲吉安慰了一阵蓝波,又让这个自己从小带到大的雷守去请云雾两守。他这时才回味过来,方才面对Reborn时过于失态。他早已成长为一名首领,是彭格列家族核心中的核心,无论发生任何事,他绝不能垮。
纲吉给狱寺披上斗篷,用手背贴紧狱寺的额头。此时蓝波已经转了一圈,一路小跑将库洛姆带了过来,“彭格列,那个可怕的云守走了。”
“嗯。”纲吉并未表现出任何惊讶。云守始终是这个脾气,但他总会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,这件事也是他所坚信,并且不断见证着的。或许此时此刻出现在大空特区对这位最强守护者而言,时机尚未成熟。
“塔梅里克先生告诉我的,云雀先生坐上私人直升机离开了,大概是一小时前。兴许是回日本了吧。”雷守一面汇报,一面把库洛姆让进来。
“Boss……”库洛姆的眼圈还是红红的,连带着脸颊上的红晕也尚未褪去,看来刚哭消停不久,“我来了,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吗?”最后几个字如蚊蚋的轻吟,在场所有人都难以听清楚。
“云雀前辈应该……算了。”纲吉把门轻轻合上,走到仅剩的三名守护者中间,将他们仔仔细细打量了好久,手攥成拳,一阵松,一阵紧。“大家……辛苦了。”
“彭格列,辛苦的人是你啊。”蓝波揉了揉头发,闭上右眼,慵懒地回应道。
“我……一直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情感。”纲吉向着三位守护者坦诚相告,一如往昔围坐在被炉中的冬日谈话那般,“你们都视我若值得一生追随的人,而我……或多或少辜负了你们的期许。我是说真的。我能感觉到你们的痛苦,可我总想着,为了家族,为了彭格列,我们总能撑过去。不过今天山本的死,才让我稍微清醒了些。如果元老院一致驱逐我,让我不带走任何东西滚出彭格列,那我可能无法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。沢田纲吉之所以被世人称为彭格列史上仅次于一世的最强首领,并非由于我的英明神武或是天下无双,而是因为我拥有你们这七位守护者。你们才是我最宝贵的东西。可是……我已经错失了一位,就在我的眼前,就在刚过去的昨天。我很后悔,很害怕,无助而悲痛的心情,是以往任何一次都无法比拟的。所以现在,我想向你们三位道歉。我错了,对不起。”
纲吉说着,伸出右手,食指上的VG抵住心口,向着三位守护者弯腰谢罪。
“十代目……啊!”狱寺的意识尚未明晰,不过他看到自己发誓效忠终生的人居然朝着自己弯腰谢罪,惶恐不能自己。他挣扎着从椅子上爬起来,想要跪地行礼,可身体还是有些不听使唤,斗篷滑落到了地上,人也摔了下来。库洛姆走到狱寺身边想要搀扶,却被狱寺粗暴挥退,换了双膝跪地的姿态朝向纲吉。“对,对不起,十代目。”狱寺不敢直视纲吉的眼神,银色的发丝随着他跪地的动作披散到了地上,如同一张被晒干的海蜇,“对不起。世人称我为彭格列的左右手,我也时常以此自居沾沾自喜。可是我甚至都不能替十代目分担一星半点的忧愁。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“隼人。”纲吉沉静打断了狱寺无穷无尽的道歉,“过去一段时间,我也忽视了你的感受。你要记住你的誓言,要陪我一起看烟火,好好活着,陪着我直到老去,对吗?”
“十代目……”狱寺又忍不住想哭。这份誓言的后半部分,并不只属于他与十代目,还属于已然葬身阿代比耶断崖之下的那个棒球白痴。
“Boss,你言重了。雨守大人的事情……”
“啊,彭格列,你是我们的首领,道歉什么的实在接受不了,很麻烦啊……”蓝波眨了眨左眼,机智地打断了库洛姆的话,示意她别再用山本的事情去刺激纲吉了。“无论怎样,我们还是坚定跟随着你,现在要怎么办,我们等待你的指令。”
“隼人,你先起来。”纲吉示意狱寺不要再对自己磕头了,又转头对蓝波笑了笑,“库洛姆想说的,我明白。山本死了,彭格列如同折断一条手臂。眼下最关键的事情,就是卡鲁卡沙是否知道山本的死,我们是否应该隐瞒山本的死讯,迅速拔擢出下一任雨之守护者。”
狱寺逐渐低垂下头。无论在理智上如何劝说自己,只要触及感情,他始终接受不了其他任何人来替代山本武。可是,他很清楚十代目的心情。十代目不会比自己更好受,但十代目是个坚强的人,是家族的首领,必须尽快解决以上的问题。狱寺甩了甩脑袋,试图恢复理性,努力把遭遇Reborn的不快忘掉。
“说起来……”狱寺调整姿势,仰面望着首领,“罗格?范加德确实是名优秀的干部。他对那个白痴极尽忠诚,才会冒死跑回来。他告诉了我们很多。现在雨部驻留在巴勒莫的成员全部被扣押中,这件事情还会继续深入调查,我亲自把关。十代目您提出的问题,我已经有了答案。”
“答案是?”有那么短暂的瞬间,纲吉的内心动摇了。
“明天立刻向全世界公布彭格列十世雨之守护者的死讯。”狱寺一字一顿地道。
“理由。”
“这是最优解,十代目。”狱寺的精神稍微恢复了些,开始运用他的智慧,向纲吉解释这一切,“我们不知道卡鲁卡沙是否确认山本的死,如果他们已经确认,那无论我们是否公布消息,他们都会立刻发动攻势。如果他们没有确认,而彭格列一反常态向整个黑手党界自揭伤疤,对他们来讲反而是种迷惑。毕竟山本那家伙的强大,在里世界是出了名的。我们布下这个迷魂阵,赌一把。”
“有没有适得其反的可能?”纲吉忧心忡忡。
“我们必须分秒必争了十代目!”狱寺的眼神,变得无比犀利,绿色的眼眸仿佛在释放光芒,“公布死讯会造成里世界的动荡,‘黑金协定’下的微妙平衡会被打破,势必逼迫急欲洗牌的卡鲁卡沙-杰索联盟为了没有顾虑地发动攻势而花费一些时间来继续稳住阵脚,加上他们会对彭格列是否真的失去雨守加以试探。这是风险极大,但能拖延最长时间的方案。在我看来,是最优解。”
“时间?与艾斯特加涅欧家族结盟的缓冲期吗,狱寺先生?”蓝波不解地问道。
“不仅仅是争取同盟的时间,更重要的,是我们要找回失散在外的草坪头、云雀和六道骸。十代目,下命令吧!我们的时间恐怕所剩无几了。”
纲吉还在思索。
“求您了,下命令吧!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不愉快,守护者与您的羁绊还在,为了彭格列为了您,他们一定会赶回来的!”狱寺有些激动起来。
“可是……你似乎,不相信骸。”纲吉皱着眉,望着自己最亲近的守护者,显得有些迟疑。
狱寺愣住了,有些不敢面对纲吉。难道那天他与山本的对话,纲吉还是听见了?他的双手紧紧抓着斗篷,继而又一次抬起头,刚毅无比地对纲吉道:“下命令吧十代目。守护者之间无论发生过什么,都抵不过您与整个彭格列的命运。一切以十代目的利益为最优先,岚部全体与我,一体同心。”
“我明白了。”纲吉这才放下了心,此时的他总算找回了领袖的精神内核,毕竟,彭格列需要他,六守需要他。“库洛姆,我很抱歉,知道你近期过于劳累,山本的事又让你受了惊吓,可事情实在太紧迫。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六道骸可能在什么地方,也许能有精神上的沟通,不管怎样,麻烦你一定要带他回总部。一定。”
“Boss,库洛姆没有什么怨言。我这就去准备一下,天亮前出发。”库洛姆跪地行礼,转而拉开门向雾之特区走去。
“蓝波,寻找笹川前辈就麻烦你了。我知道雷部不擅长做找人的事情,雨部现在又一团乱麻,动弹不得。能帮我的只有你了。”
“呀咧呀咧,彭格列,你这话太见外了。我也是好久没见到哥哥你这么亲切的模样了。”蓝波有些暧昧地眨了一下眼睛,跪地行礼,不顾纲吉虎着的脸,迈着八字步朝雷守特区进发。
大空特区就剩下了沢田与狱寺。
“隼人。我们后天有很重要的事情。”纲吉回到书桌旁,面带忧伤抚摸着时雨金时,“后天得去一趟长老院。”
又要去见那些拉长着一副臭脸的老不死吗?狱寺气不打一处来。不过他看到纲吉那黯然神伤的样子,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,转而换上另一套言辞:“十代目,我听你的。我狱寺隼人,定会倾尽所有保护十代目,保护彭格列。还有,报那家伙的仇。这笔债,要问卡鲁卡沙十倍,不,百倍千倍地讨回来!”
呐,山本,对不起。我的道歉,总是来得那么迟,但我知道,你一定听到了,对吗?纲吉闭上眼,用手指探寻着竹刀上那一条条毛糙而深刻的纹路,仿佛还能依稀感觉到山本握过的温热那般。



---TBC---
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