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下大了

日本語を勉强しています

『家庭教师』cancer

第二章   晴天惊雷

十九 秽染厅堂

托里尼奥高举一张包裹在什么东西中已经褪色的彩照,照片里,年轻的十代首领赫然在目。
尼古拉斯掩面无语。这算哪门子证据?照片在雨守的私人物品中被发现,能说明什么?再者说,雨守是首领的近侍之一,他想要刺杀首领无非就是反手一刀的事情啊!不过,这张照片的出现确实有些意外。毕竟,在沢田纲吉于巴勒莫正式继承彭格列首领之位后,六守与首领可以寻找到的照片基本被尽数销毁,包括纲吉与京子并排站在一起的国中毕业照,包括纲吉与京子在高中热恋时无数的合影留念。
一旦进入这个世界,留下照片是要承担极高风险的。
长老院里静得能听到每个人的心跳声。
“给我。”
是首领的声音,虽然很低沉。
“雨守的罪证,我们要提交给门外顾问!怎么可以给你!”托里尼奥不依不饶。
“我的话不会重复第二遍。”纲吉扬起右拳,照准托里尼奥的脸颊便是直接一击。托里尼奥大惊,毕竟是昔日的瓦利亚首席,他飞快使出空炎试图格挡。可年老气衰的他哪能挡得住纲吉毫不留情的一击,大空死气炎瞬间融合,炎压高者将炎压低者尽数吞灭,托里尼奥也被打倒在地。照片与包裹照片的东西一并从托里尼奥手中掉落。纲吉略一弯腰,将它们捡了起来。
那是条褐色的围巾,但保养得并不好,已经被虫子蛀了好多窟窿。
照片,是十几年前的事了,应该是Reborn的杰作,拍摄于高中毕业后,他们离开日本来到意大利之前在山本家聚餐,照片中的自己喝醉了,抱住山本不肯放手还吐了他一身,山本则笑盈盈地摸着他的头发,狱寺似乎也喝醉了,红着脸在身后拖拽自己,大哥与迪诺在一旁大口喝酒,蓝波抢走了一平的发夹淘气地在饭桌上跑动,骸与云雀一个用刀叉,一个用筷子,在座位上用餐具打架,库洛姆、小春与京子则与山本的父亲在忙碌。照片背后有两行字,歪歪扭扭显然是山本的笔记,第一行用日语写着“这就是我的家族”;第二行则被涂抹掉了。
克劳迪娅见托里尼奥被击倒,站起来指着纲吉道:“沢田纲吉!你想做什么!在替雨守掩盖罪证吗!”
纲吉的左手死死抓住椅子扶手,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愤怒,又低沉喊了一声自己的近侍:“隼人。”
“在。”
“立即封锁长老院。联络门外顾问。”
“遵命,十代目。”狱寺从内袋中掏出耳机,开始联络岚部精英。
长老院立刻炸开了锅,有几个年纪稍轻的甚至想要动手。狱寺隼人果断走上前一步,释放Systema C.A.I,同时激活了VG。这是他作为近侍需要警戒时的一贯姿态。
“既然你们拿不出证据,我倒是有证据要给你们看。”纲吉从怀里摸出一枚雾属性匣子,利用大空死气炎将其打开。密密麻麻的资料被罗列了出来。“这是山本武调查到的,彭格列高层涉及人体器官贩卖,参与人体改造的资料。托里尼奥先生,尼古拉斯先生,克劳迪娅女士,诸位都是榜上有名,一个不少。”
“你在胡说些什么啊!”克劳迪娅阴笑道,“雨守本就有背叛的嫌疑,捏造这些无中生有的东西也不算……”
“你的影子账户,以及所有中间人,都已经列得清清楚楚。这是你四年以来参与的所有交易记录,二十二页,计三百十九项一千四百九十七件!不简单啊,八代首领的雨守,做的可比被你污蔑中伤的十代首领雨守要多的多,而且过分的多。考虑到你是使用线人最多,也是更换最频繁,过河拆桥杀人灭口最猖狂的那位,雨部的重点调查对象就是你。”纲吉眉间的褶皱顿时密集起来,橙色的眼睛盯得克劳迪娅心里发毛。
“你说……什么!”克劳迪娅猛然扯去宽松的罩袍,露出紧身衣,一声悠长的哨声在长老院外响起,玻璃彩窗被几条黑影撞破,径直奔向沢田纲吉。狱寺伸出左手将纲吉挡在身后,Systema C.A.I.的防护罩呈正四边形将纲吉严丝合缝地围护起来;继而又拔出手枪,朝着最靠近自己左手边的刺客开了一枪,刺客被打穿头部,倒地身亡。另两人蹬上墙壁,试图从空中直接俯冲向纲吉,狱寺抬手两枪,子弹如长了眼一般洞穿刺客心脏,二人顿时从墙上跌落下来。
纲吉闻到血腥味,一阵不适感从腹中翻涌而上。虽然从早上到此刻尚未进食,可光是这种味道就让他头晕目眩。狱寺解开C.A.I.,冲到纲吉身边,架住首领,将他扶到上风向处,内疚道:“十代目你没事吧!对不起,我忘记了,您……”
纲吉伸出左手示意狱寺不要多说什么,可右手依然死死捂住口鼻。狱寺从西服内袋里掏出香草袋递给纲吉。纲吉一把抓了过来,放在鼻前,脸色煞白。
狱寺露出欣慰的笑容,可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,却见被自己击杀的刺客居然又冲到近前,令他有些吃惊,不过身为顶级杀手,又长期担任近侍,他很快反应过来,迎着刺客便是爆裂般的膝顶撞开其中一人,紧接着举枪瞄准另一刺客的太阳穴。
“唰!”
强烈的雨炎如利刃般斩向狱寺右手,狱寺快速反应过来丢开枪,却见枪械被雨炎切碎,那是克劳迪娅的攻击,她私自偷带的兵器指虎中灌注了高纯度雨炎,已然将身旁试图阻挡她的迦纳什击倒。毕竟是做过守护者的一流强者,即便已经退居二线,战斗意识依然不减。
狱寺毫不惊慌,抽回手略一侧步摁住那刺客的额头,快而狠的一记膝顶将刺客直接打懵,又用力将其甩向另一刺客。附着的岚炎在刺客体内发生了爆炸,红色光焰将两名刺客瞬间吞噬殆尽,连残渣都没有剩下。
长老院顿时一片混乱。狱寺瞪着克劳迪娅,高声吼道:“袭击首领,视作背叛彭格列,我会代十代目将你就地正法!其余人等如若在此刻轻举妄动,视作同罪处置!”
事态有些失控,可纲吉此时还在连连作呕,无暇控制局面。他心里很清楚,别说是区区八代雨守,就算在场所有长老一齐上阵都未必能赢过自己这位近侍。论单打独斗,隼人不如山本,可要论混乱局面中以一敌多,寻求胜机,在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自己的老师能比自家岚守做得更出色。
克劳迪娅没有给狱寺太多时间,大开大合攻势凌厉,几下戳刺直逼狱寺要害,可狱寺早已看穿克劳迪娅的目标根本不是自己,他虚晃一步,佯装躲过攻击,故意将纲吉的身形露了出来,而右手从匣子中悄然勾出一枚微型炸弹。克劳迪娅果然转换目标,攻向彭格列十世,却听一声闷响,狱寺被微型炸弹的爆风弹射回来,以出乎意料的诡异角度攻击自己,她被迫用指虎挡住狱寺的直拳,岚雨死气炎迸灭,产生了可怕的冲击波,克劳迪娅被击飞数米,借势连续三个后空翻,才稳稳落了地。
“我劝你不要再动了,”狱寺怒目斜视,高声警告道,“你再动一下,就会死无全尸。”
“小鬼,你知道什么叫死无全尸吗,那就是你马上的样子!”克劳迪娅一个箭步蹿出,雨之火焰沿着指虎的形状形成了巨大的镰刀状,直攻向狱寺。狱寺伸出左手,打了一个响指。
“轰!”红色死气炎忽然从指虎迸发而出,并沿着手臂迅速朝克劳迪娅全身蔓延。老妪发出她所能制造出的最凄惨的嚎叫,仿佛是无数刀剑刮擦着长老院的玻璃那样令人无法忍受。可这鬼吼的声音并没有持续多久,她的体内便发生了第二次爆炸,就这样在狱寺的身前不远处被炸成了碎肉与血沫。血污溅了倒地的托里尼奥一身。
“‘噬神炸弹’……”迦纳什脸色凝重,他知道那是狱寺隼人结合岚炎与炸弹开发出的招式,当过量岚炎以特殊炎压注入一小块区域后,就会发生这样的攀爬效应,结合岚炎的分解特性,与狱寺隼人强大的死气炎运用本领,完全可以杀人于眨眼之间。而岚守精准无匹的枪法,令他得以将岚炎附着在子弹头上进行推射,百分之百致命。唯二的解法,除了立刻用不输给狱寺炎压的死气炎抵消之外,就只有果断切除自己的手臂了。彭格列十世的六守,各个都是精通死气炎使用的高手,尤以岚、雨两近侍为甚。
“大长老克劳迪娅公然袭击十代首领,她的下场诸位见到了。还有谁想要出手,我狱寺隼人奉陪到底。”狱寺面露凶神,扫视着在场的每个人。
长老们被彻底镇住了。有几个甚至被吓尿了裤子。
在众人颤栗的目光中,狱寺奔向纲吉,解开防护罩,担忧地垂下眼眉。“十代目,您没事吧?”
纲吉止住呕吐的动作,苍白的脸上挤出些许笑意。
“实在是很抱歉,没收住手,未及留下活口。不过这件事,我一定会查清楚的!”狱寺朝着纲吉躬身行了个礼,又走向受伤的迦纳什,向他伸出手,不温不火地问道,“迦纳什先生,你还好吧,克劳迪娅那两下子应该打不倒曾身为九代目近侍的你才对。”
迦纳什感激地点点头。可他的手在接触狱寺的瞬间,便如触电般抽了回来。“唔……十世岚守,可以麻烦您收起死气炎吗。唔……”
狱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手心的岚炎渐渐熄灭,不过同时也将伸出的手臂收了回来。迦纳什灰头土脸地扶着桌子自己爬了起来。
塔梅里克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,同时也有些羞赧。身为侍卫长,居然完全没有察觉到长老院旁潜伏了危险的刺客。他刚想起身为侍卫长的职责,还未来得及走到首领身边,却见秘书长巴吉尔手持大空死气炎凭证,带着岚部与大空部的人闯了进来。
“沢田殿下有令,全体长老接受监视居住,等待进一步调查。有反抗行为者,一律视作背叛家族。”
尼古拉斯低下了头。他知道,这一仗,他们太着急亮底牌,怕是输得有些彻底。
狱寺挥挥手,示意塔梅里克先带着首领出去,他来负责善后,四下环顾之时,却发现雨守特区的遗物中有一本《圣经》,这让狱寺感觉到些许异样。那个棒球白痴明明是不信教的。狱寺弯腰捡起那本尚且崭新的圣经,戴上眼镜,随手翻看起来。

“沢田殿下,您不要紧吧。”主楼一层秘书处,巴吉尔与狱寺陪着纲吉。
“没事。闻到那个味道,有些本能地反感罢了。呵呵,说起来真可笑,人人都说我是里世界杀人不眨眼的魔王,可我居然会对血腥味反感。”纲吉的脸依然如纸片般惨白,显然还未从方才的嗅觉刺激中缓过来。
“不是这样的十代目……那是因为,您的善良……不,我是说您不善良……不不,我是说……”狱寺语无伦次,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帮纲吉排解。
“狱寺殿下想说,沢田殿下您天性善良,不愿意闻到这样的味道。”巴吉尔接茬道。
“其实我真不想这么做。”纲吉单手支着头,叹了口气,显得特别疲惫。“大战临近,居然还要搞内部清洗。巴吉尔,我是不是特别可笑?是不是没有做一名好首领的资质?”
秘书长方欲接话,却被近侍抢过话头:“怎么可能!那些老家伙早该被修理一顿了!十代目,您任何一个决定都是正确的,我狱寺隼人用生命担保!”
“对了,沢田殿下,在下有事要想您禀报。”巴吉尔忽然想起一件事来。
“嗯?”
“山本殿下想要更换他的机要秘书,让我推荐了一名……”
狱寺皱起了眉,仿佛又一次陷入了深思。
“……巴吉尔,山本,他再也不需要机要秘书了。”沢田的头垂得更低了,他有些无力地打断了秘书长的话。
“在下不明白。”巴吉尔一脸困惑。
“山本……昨天……在执行任务的时候……他不会回来了。永远不会回来了。”
“什么!”方才还云里雾里的的巴吉尔震惊了,“您说,山本殿下……死了?”
“嗯。我本准备在长老院回来后就找你,将这件事情告诉你的。对不起,巴吉尔。”沢田温柔道。
“在下,在下……”巴吉尔惊愕良久,一时失语。
秘书长的反应完全在纲吉意料之中。正如自家岚守永远憧憬着初代岚守加特林一样,巴吉尔始终视自家雨守为偶像,他甚至在不知不觉中模仿山本的做事风格,这一切,身为首领的纲吉都看在眼里。他歪过头,朝着自家岚守摆摆手,笑盈盈地道:“隼人,谢谢,我现在好多了。有几句话我想单独跟巴吉尔说,你帮我在外面看一会可以吗?” 
“一切如您所愿。”狱寺一如既往地躬身行礼,虽然有些担心,不过还是顺从地快步走了出去。临到外间,他又随手将几名机要秘书带走问话,便轻声带上了门。
“沢田殿下,山本殿下真的死了?”巴吉尔显然还没有恢复过来,“这不可能……您一定是在跟在下开玩笑……”
“巴吉尔。黑手党的首领从不开这种玩笑。”沢田正色道。
“……”巴吉尔有些难过。在他眼里,山本是近似无敌的存在。撇开几乎无人可敌的实力不谈,比起另一近侍岚守那张扬到极致的杀人方式,山本一向很懂得保护自己。
“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。所以有些善后的事情,想要让你帮忙,巴吉尔。”纲吉露出迷人的笑容,即便那是经过精心包装之后才展露出来的神情,可依然温暖得令人无法拒绝。
“请……请下令。”巴吉尔顿时站得笔直。
“帮我将彭格列十世雨守山本武的死讯昭告整个黑手党界。”
巴吉尔没有多问什么,他只是沉静地在手头的事件簿中记下一笔。
“还有,我想,能不能请你来接任雨守一职,亲爱的巴吉尔?”纲吉的声音有些发虚。
“这……在下,在下绝对不敢。”巴吉尔连连摆手。“在下,只要站在山本殿下身边,就能感觉到那份无以伦比的强大。他是站在黑手党界巅峰的强者,在下绝对不敢与山本殿下相提并论。”
“巴吉尔,强大如山本的黑手党本就少之又少,历代守护者中也很难找出几个,但我需要的,是能守护我,守护彭格列的人。山本死后,雨部持续瘫痪中,美国分部也陷入争权夺利的动荡。现在我需要能力挽狂澜的人,这个人只能是你啊,巴吉尔。”
“在下……愿意接管山本殿下的部分工作,替沢田殿下分忧。但是雨守一职恕在下实在无力担当!”巴吉尔一反常态地坚持。
“让你为难了。”纲吉不好意思地顺了顺倒垂在额前的发丝。“秘书长的工作,我也会尽快挑选合适的人接手,在这段过渡时期内,你的担子会变得格外重。”
“在下早有了这份觉悟,替家族,替沢田殿下奉献出自己的一切。相信师父也会认同在下的!”巴吉尔的额前燃起清澈的雨炎,蓝色的眼眸透射出异样的坚定。
师父……说的是爸爸吧……纲吉忽然想起自己远在日本隐居多年的父亲,沢田家光。



---TBC---

评论(5)

热度(6)